提示:请记住本站最新网址:http://genbensheji.net!为响应国家净网行动号召,本站清理了所有涉黄的小说,导致大量书籍错乱,若打开链接发现不是要看的书,请点击上方搜索图标重新搜索该书即可,感谢您的访问!

肖战正能量介绍

杨淑辉 47797万字 24853人读过 连载

声招呼着。百岁童子一身黑袍,看似**岁的男童,其实上已经有一百八十多岁的年龄。在这个世界上,正常情况下,人的寿命只有一百岁左右。要想增加寿命,最好的方法就是寻找到寿蛊。但寿蛊难寻,极其稀少。人是万物之灵,谁嫌自己的寿命多?就想到了许多其他的方法。百岁童子就是这样的例子,他虽然没有寻到寿蛊,但是却拥有还童蛊,将自身的生命力积蓄起来,缓慢释放,从而达到延年益寿的效果。不过,此举的弊端就是,他的身体、容貌,都会一直固定在**岁的模样。百岁童子是四转高阶的修为,同时又有一百八十多岁的丰富经历,在魔道中是当之无愧的老一辈。他年老成精,郊游广阔,喜欢举办酒宴,宴请各方的人物。有时候,也指点一些新人,传授一些经验。在魔道中,有提携后辈的美称。一些魔道蛊师,受到他的提携,认他做干爹。久而久之,百岁童子的身边,汇集了一批干儿子干女儿,形成一个较为庞大的势力团伙。今天参加酒宴的,就有他的许多干儿子干女儿。也有贵宾,譬如岩蜥李强,暴火星包同等,都是闯出名头的魔道人物,不可小视。“商家的易火。实力的确强大,盖压其他四位四转巅峰。三叉山上,目前无人可与其抗衡。”“炼蛊大师风天语来了,答应给易火炼蛊。不晓得炼了什么蛊,易火的战力必定更加强大。”席间,众人谈论最多的,当然是三叉山上的当今局面。易火来自商家,代表正道。他的强势,影响很大。导致整个三叉山的魔道蛊师都被压在下风,争斗时都有些抬不起头来,畏首畏尾之感。“易火虽然强大,但终究也只是四转巅峰罢了。若是铁霸修还活着,必能和其争锋。也不会有他如今这样的强劲风头。”一提到铁霸修,众人就不可避免地想到方源。“前几天,小兽王又杀了郁沧,这是他这个月来杀掉的第四个力道蛊师了。”有人小声地道。郁沧是正道蛊师,来自一个中小型的家族——郁家。方源自从斩杀了铁霸修之后,气势强盛,三番五次找人麻烦。斩杀魔道或者正道蛊师。凶威赫赫,杀名震慑一方。百岁童子双耳颤动了一下,他的感觉很敏锐,听到“小兽王”这个名号。脸色变得有些难看。方源杀了的飞天虎薛三四,正是他的一个干女儿。他原本四处扬言,要找方源的麻烦。但方源杀了铁霸修之后,他立即偃旗息鼓。不再谈论方源。“哼!小兽王虽然强大,但也是得了三王传承的帮助。他知道很多关于传承的秘密。因此每次进入传承,收获都比我们还要多得多。李闲,你和他交易,对他的情况知道得更清楚。是不是有这么一回事?”岩蜥李强忽然大声地道。李闲点点头:“的确是有这么一回事。这几个月,小兽王也多次把三王传承的一些秘密,贩卖出去。他所说的情报,十句中有九句都是真的,都得到了验证。比方说,信王传承的前半段,要干扰毛民炼蛊。还有犬王传承的一些经验。”“小兽王肯定还有很多重大的秘密,藏在内心深处。他运气到了,这次真的发达了,靠着三王传承,战力越来越强。现在他是继承三王传承最热门的人选之一!”暴火星包同一边喝酒,一边说道,语气里充满了羡慕嫉妒恨。“方正的实力是越来越强,手中的蛊虫更新得也很勤快。”“这几个月来,他和白凝冰一起联手,简直是一对奸夫淫妇!这两人狼狈为奸,坑瀣一气,不知道多少人遭了毒手。”“小兽王野心极大,从进入三叉山到现在,他都一再在四处挑战力道蛊师。近日又扬言要成为力道第一人,回复上古力道的荣光。”“幸好我不是力道蛊师……”人们议论纷纷。方源只主动对付力道蛊师,这导致力道蛊师人人自危,而其他流派的蛊师则作壁上观,抱着幸灾乐祸的心态看戏。方源虽然行事嚣张,但却没有惹来众怒。一来,他战力强悍,又有飞行之能,实在不好对付。二来,他主动泄露许多三王传承的情报,反导致很多人想来巴结他。三来,他只对付力道蛊师,只对付一类人,并没有盲目到挑衅所有蛊师。“百岁大人,你可得小心啊。我记得,你也是力道蛊师吧?方正那个蛮子,耍起横来,真的是蛮不讲理,凶狠霸道的。”岩蜥李强深深地看着百岁童子,似乎好心好意地劝说道。百岁童子心中叹息。他哪里能想得到方源这般生猛!“唉,江山代有才人出……这年头新人辈出,前几年出现一个魔无天,现在又出了小兽王。这世道是越来越难混了,干爹也不好当啊。”百岁童子心中这样想,嘴上却仍旧强硬:“哼!天要让人灭亡,必先使其疯狂。这个小兽王,是越来越疯,越来越狂,离灭亡已经不远了。他杀了我的干女儿薛三四,老夫迟早要找他报仇。不过不急,等到三王传承过去,我再慢慢找他算账。当务之急,还是三王的传承啊。”说到这里,他又关照酒席上的干儿子干女儿:“你们也要明白,事情轻重缓急的道理。三王传承,百年难得一出,是极其难得的机遇。你们要尽量把握住,错过了可要后悔一辈子的。”言下之意,就是你们也要避免和小兽王发生冲突。“干爹说的是。”“干爹的话,太有道理了,发人深省。不错,君子报仇,十年不晚!”“这个小兽王已经蹦跶不了多久了,他杀了铁霸修,又追杀铁家少主。等到他捱过铁家的追捕再说吧。”“我听人说铁家的人,已经秘密前来三叉山……”“干爹,待我修行到了四转,不需干爹出手,我就能对付小兽王!”“小兽王得意不了多久,在我的炸雷蛊下,他将尸骨无存!”这些干女儿、干儿子纷纷开口,你一言我一语,有的大表忠心,为百岁童子赴汤蹈火的样子。有的连拍马屁,说得百岁童子是不屑于对付方源。有的则判断局面,直言方源欢腾不了多久。“好好好,你们都是我的好孩儿。不枉干爹提携你们!”百岁童子哈哈大笑起来。就在这时,山洞外忽然传来一道声音——“百岁童子,方正在此,你给我出来!”刚刚还觥筹交错,喧哗热闹的酒席,骤然间静默如死。他怎么找上门来了?!人们大眼瞪小眼,都看到彼此的震惊之色。尤其是百岁童子一众的干儿子干女儿,都楞在位置上,不知所措,不敢吭声。“没错,这正是小兽王的声音,看来的确是他到了。”李闲憋住笑意,打破沉默。岩蜥李强,暴火星包同等人,均放下了酒杯,面色上显露出凝重之色。百岁童子砰的一声,将手中的酒杯顿在案几上,咬着牙向洞外喝道:“老夫就在此处,小兽王有何贵干?”山洞外,立即传来方源的声音:“哼,百岁童子你大摆酒宴,宴请四方豪杰,居然都不请我?这么看不起我?你不要道歉了,道歉已经来不及了。你既然也是力道蛊师,那就出来和我比划比划吧。”百岁童子听了这话,心中又惊又怒又气。方源的出现,让他心惊。方源的张狂,让他愤怒。方源说得这话,好像自己真的要道歉似的,更让他生气。但百岁童子也并不想和方源硬拼,他扫视周围一眼,语气愤然地喊道:“小兽王,你莫要太张狂了!你这样子来找麻烦,目中无人,简直是不把今天在做的各位豪杰放在眼里。我实话告诉你,这里有岩蜥李强大人,还有暴火星包同大人,更有魔道新锐李闲公子。你是来找死的吗?”此话一说,酒席上众人纷纷变色,均在心中大骂百岁童子阴险,想把他们都拖下水去。但方源又道:“百岁童子,你这个人胆小怕事,不过你宴请的这些人却都是豪杰英雄。我明确的告诉你,我这次来,就是来找麻烦的。也不是找别人的麻烦,而是专找你的麻烦!我要恢复上古的荣光,重塑力道的辉煌。你这个败坏力道名誉的宵小,过来受死吧。”李强听了这话,凝重的脸色顿时缓和下来。方源阐明来意,只针对百岁童子,这让他心神稍微轻松下来。“不想小兽王大人,也知道我等的名头啊。”包同摸着自己的胡须,神色上还有些沾沾自喜。李闲嘿嘿笑着,看着百岁童子,打定主意要作壁上观,隔岸观火。百岁童子年老成精,看到众人这番神色,顿时心中一沉!第一百六十九节:撕了童子那边方源又骂,百岁童子胸中怒火越盛,心思:“小兽王虽然强悍,但之所以斩杀掉铁霸修,无非是占了飞行的便宜。[本文来自]他这么年轻,吃过的饭还没有我吃过的盐多,我只要专注防守,不贪功冒进,不会有什么生命危险的。”大庭广众之下,百岁童子只能强撑脸面。如果他避而不战,苦心经营多年的威名就损失一旦了。“如果我实在撑不下去,我就逃回山洞里去。这酒宴上这么多人,谅他方正也不敢进来。不过可气的是,这些人刚刚说得动听,临到紧要关头,一个都靠不住!”百岁童子狠狠地瞪了这些干儿子、干女儿一样,心中气恼又失望。说起来,他认的这些儿女中,也就薛三四修为最高,最有出息,可惜被方源杀死了。“小兽王,你也太嚣张霸道了,今天老夫就让你知道,姜还是老的辣!”百岁童子走出山洞,看着方源,怒火中烧地咆哮道。他形象如孩童,语气却老气沧桑,极为怪异。“废话少说,接我一招!”方源看到百岁童子出来,冷笑一声,脚步连跨,如同下山之猛虎,刮起腥风血雨,直接扑杀上去。瞬间,兽影飞腾而起,方源力量暴涨。一阵阵拳脚交击的沉重闷响,接连传来。山洞外,两个力道蛊师的身影,纠缠在一起。双方都是近身搏击,猛打硬冲,拳拳到肉。战斗片刻,两人战团已经辗转到百步开外去。所到之处,山石迸溅,树木倾倒,尘土和枝叶一起飞扬。酒宴上的蛊师们,早就涌出山洞,站在一旁观战。苦力蛊!方源放弃防御,受伤越重,能发挥出来的力量就越强大。哞!忽然间,一声牛叫。他的头顶半空处升腾起一头巨大的青牛虚影。这青牛体格巨大,是象的两倍,背部高高地隆起,又厚又实,还长满了青苔。这是异兽昆仑牛。能和彪、龙象、雷猪、岩鳄相媲美的存在!方源猛地打出昆仑牛力!这一击,势大力沉,空气都炸响,带出风雷般的呼啸。百岁童子猝不及防,被打出老远,幼小的身躯仿佛一个球,撞倒十几根高大的树木以后。这才停止下来。他吐出一口鲜血,目光凶狠地瞪着方源。竟然是昆仑牛力,小兽王的实力又增强了!“百岁童子,我杀了你的干女儿薛三四。你不一直想要报仇吗?今天我就给你这次机会。”方源戏谑地一笑,再度冲杀过去。“小兽王,你太狂妄了,看招!”百岁童子气得满脸通红。眉毛倒竖。他接住方源的攻击,并且展开反攻。百岁童子毕竟是活了近两百年的魔道人物。有两把刷子,同时还藏着不少底牌。他真正爆发出来,方源也感到压力重生,有被百岁童子压入下风的趋势。忽然间,方源肩膀一抖,抖出一道力气。雷猪虚影附着在力气之上,立即化为实体,冲向百岁童子。百岁童子只得暂避锋芒,方源跟在雷猪身后,展开猛烈攻击。百岁童子的反扑趋势,好似一场烟云消散。方源的战斗经验越来越丰富,运用这套蛊虫也越加娴熟。以前,他还不能在近身搏击的同时,使用力气蛊。但现在,几十场战斗下来,他已经能做到自身和兽影的战术配合。雷猪憨猛,冲锋起来,遇石崩石,遇山崩山。岩鳄刚强,甩尾如钢鞭,张口如锯磨,凶残之气四溢。昆仑牛蛮勇有加,角挑四方,背如山石……这三种异兽虚影,一但催发出来,百岁童子都要焦头烂额,一阵手忙脚乱。兽影化实,对百岁童子来讲,是巨大的威胁。但打散了兽影,也只是击溃一道力气罢了。当方源再次催动力气蛊时,兽影又将重现,生龙活虎。“幸好小兽王的这三大异兽虚影,只能凭运气打出来。他的全力以赴蛊只有三转,还不能催动这些异兽虚影!”百岁童子被方源死死的压入下风,心中却有许多庆幸。方源虽然将山猪、鳄鱼、青牛兽影,分别提升到雷猪、岩鳄和昆仑牛三大异兽影。导致整体上的战力有所上升。但是,也有弊端产生。他的全力以赴蛊只有三转,还不能随心所欲地催动这三大四转的异兽之影。除非方源从信王传承中,得到百战不殆蛊,将全力以赴蛊提升到四转。“干爹的情况,越来越不妙了。我们要不要出手?”“你想找死吗?这两个人的战斗这样激烈,我们还没参战,就被这余波扫成肉糜了!”“强,真是太强了。我们这些人中,也只有飞天虎才有资格参战。可惜她早就被方正杀了。”“那难道我们就这样看着吗?”“怕什么?干爹是那么好对付的?他肯定还有手段呢!”山洞外,百岁童子的干儿子、干女儿们,看着眼前声势激烈的战斗,各个心惊胆战,手脚发凉。百岁童子体型小,打法刁钻,四处闪躲,专打方寸之地,拳脚爆发出来,形成打击力道。而方源大开大合,直脚横拳,手臂如长枪,腿脚如大棍。时不时地还打出爆炸般的声响,声势威猛。百岁童子被压入下风,腾挪的空间越来越少。这些个月来,方源在蛊虫方面又有提升。不仅将青牛虚影,提升为昆仑牛影。同时,还将精铁骨蛊运用完毕,一身的骨骼硬度再次提升,是原先的两到三倍。除了这些。他还用了金钢筋蛊,把自己一身的肌腱大筋,都打造成金钢似的的强度。古铜皮、精铁骨、金钢筋……这三者防御,连成一片,相互辉映,让方源的防御力大大增强。再配合金罡蛊,已经足以应对四转巅峰蛊师的全力攻击!百岁童子越打越心惊:“这个小兽王,怎么这么老辣?!我从一开始被他压入下风,多少次努力。局面居然一点都扳不会来!他还是年轻人吗?这样的人,怎么可能只有二十几岁?”百岁童子回想自己二十几岁时的样子,和方源一对比起来,他感觉自己这些年似乎都活到狗的身上去了!“不行,我得撤了。这个小兽王。不能用常理估算。难怪铁霸修会死在他的手里头。到现在为止,他还没有动用骨翼蛊呢!”百岁童子被方源打压得,几乎喘不过气来,略微思量了一番,心生退意。他身形猛地一变,向山洞奔去。“百岁童子,你怕了吗?”方源催动横冲直撞蛊。紧追不舍。“百岁童子,有我在,你想到哪里去?”白凝冰忽然跳进战场,挡在百岁童子的前面。“你!”百岁童子的注意力都放在方源的身上。哪里料得到白凝冰会忽然出现在身边,施展辣手?猝不及防之下,他被白凝冰的攻击打中,阵脚大乱。方源怎么可能放弃如此良机。一阵猛攻。也是他运气到了,雷猪、岩鳄、昆仑牛三大兽影。猛地一齐打出来。巨力汹涌,澎湃如海,瞬间打昏了百岁童子。百岁童子还没来得及发出一声惨叫,就被方源捉住腿脚,撕成了两半。“啊!”“干爹啊,你死的好惨呐……”“百岁童子大人!!”一时间,在众人的惊呼声中,鲜血飞溅,白骨嶙峋,五脏六腑接连掉落在地上。“哈哈哈,什么百岁童子,也不过如此罢了。”方源仰头长笑,状极嚣张。血液喷洒了他一脸,他瞪向眼前众人,不悦地喝道:“吵什么吵,百岁童子临阵脱逃,胆小如鼠,简直是给力道抹黑,他死有余辜!”忽然,他脸色一缓,笑起来:“诸位都是明白事理的人,没有相助这个无耻之徒。来来来,我们进去再喝酒。李闲,关于三王传承的情报,你有没有兴趣?我还有交易要和你做呢。”众人又惊又忧,又有些好奇。惊的是方源宛若魔神降世,又杀了一位成名人物,实力更加可怕。忧的是方源杀人如草芥,刚杀了一人,就哈哈大笑,谈笑风生,简直不把人命放在眼里。和这样的人物相处,谁都会感到压力重生。好奇的是,方源知晓三王传承的秘密,现在要和李闲做交易。是不是能从他的手中,打听到关于三王传承的一些情报呢?众人心思复杂,一时间犹豫不决起来。方源昂首阔步,和白凝冰并肩而行,直接迈入山洞。原本堵在洞口的众人,下意识地给他俩让出一个通道。方源步入酒宴,大马金刀地坐在主位上。这个位置,原本就是百岁童子坐的。“你们都坐吧,不要客气。谁敢走,就是不给我小兽王面子!”方源虎目扫视,口中发出**裸的威胁。岩蜥李强、暴火星包同等人也只是四转高阶的修为,敢怒不敢言,只得坐下。冰冷的沉默中,其他人面面相觑,担心方源暴起杀人,也只得纷纷坐下。方源眯起双眼,流露出笑意:“既然诸位都给我面子,我就卖个好给大家。”接着,他便随口说出一个情报,关于三王传承中的保命令牌。众人听了,纷纷双眼发亮,把三王令牌的秘密牢牢记在心中。第一百七十节:魔道的觉悟“原来三王传承,还有这样的一线生机。[本文来自]我若是得到令牌,肯定更能放开手脚,不至于提前退出去。”包同大为感叹道。李强则主动端起酒杯,向方源敬酒:“小兽王大人的一席话,真是字字千金。这杯酒庆贺阁下斩杀了百岁童子这个力道败类!”人走茶凉,刚刚李强还在和百岁童子亲切交谈,如今换做方源,他立即改了词,把百岁童子定性为败类。“哈哈哈,好说好说。”方源却不端起酒杯,而是看着百岁童子的这些干儿女,不耐烦地挥手道,“今天我斩除罪魁,心情好,就放你们这些人一条生路。不想留下来的,都给我滚。快滚,快滚,留着碍我的眼!”百岁童子一死,这些干儿子、干女儿早就心中焦惶,听到这话,不禁面面相觑。“怎么?留下来,想给我杀吗?”方源淡淡冷笑。立时,人群骚动起来,许多人狼狈而走,酒席瞬间空了一半。但百岁童子的这些干儿女中,还有少部分留了下来。“方正大人,您是我的救命恩人呐!”一个干儿子猛地跪下,涕泪交加地喊道,“我是被百岁童子那个家伙逼得认贼做父,小兽王大人您威加四海,气盖八方,救我于水火当中,您是我的救命大恩人呐!”“小兽王大人,您的强悍已经彻底征服了我的心,请让我留下来,伴随您左右,伺候您吧。”一个漂亮的干女儿娇滴滴地哀求道。“小兽王大人,您拯救小的于灾难当中,您的大恩大德我永世不忘。恩同再造,请让我叫您一声干爹!”一个七老八十的老头子,跪倒在地上,动情地呼喊着。瞬间,方源的面前跪倒了一片。百岁童子一死,这群势力的首脑就没有了,立即分崩离析。大多数人逃离出去,而另外一部分人则改弦易辙,想要依附方源。“哈哈哈……”方源大笑起来。“说的真是动听啊,不错,不错。”一群干儿女的脸上,也涌现出喜悦之色。但紧接着方源笑声一敛,面色阴沉下来。低喝道:“一群阿谀奉承之辈!杀人就是杀人,罪恶就是罪恶,什么大恩大德。此等虚伪的赞赏,我从来不屑。我喜欢杀人,我喜欢罪恶,听听,多么直接。多么纯粹。你们也都给我滚,想要报仇的,快去积攒实力,我等着你们挑战我!”干儿女们既惊愕。又恐惧,纷纷愣住。“嗯?”方源从鼻腔中淡淡地哼了一声,心念一动,兽影扑杀下去。当场击毙一人。众人如梦方醒,齐声尖叫。纷纷向洞外狼狈逃窜,屁滚尿流。留下来的蛊师们,脸色都不好看。方源喜怒无常,动不动就杀人,让身边的人心中很有压力。百岁童子虽然可恶,但和他相比较起来,可爱了不知多少倍了。唯有白凝冰,端坐在方源的左手边位置上,蓝色的眼眸半睁半闭,面色平静如冰。李强的酒杯一直端着,没有落下,此时他也忘了尴尬,勉强笑道:“小兽王大人,斩草要除根呐。这些人放走了,万一日后发迹了呢?保险起见,还是都杀了为妙



最新章节:第521章 欧洲杯赛程表

更新时间:2021-06-15 04:35:40

肖战正能量介绍最新章节列表
第568章 在美国的第一张照片
第567章 cba辽篮赛程
第566章 上海钻石联赛4x100决赛
第565章 周公解梦见粉色的裤
第564章 中超赛程积分表
第563章 女排亚锦赛赛程直播
第562章 老师看到你不理解
第561章 40强赛赛程
第560章 解放者杯赛程
肖战正能量介绍全部章节目录
第1章 假面骑士双人游戏手机
第2章 欧冠杯篮球赛程
第3章 鲁能赛程
第4章 欧联杯赛程
第5章 女士马甲短棉新款短款
第6章 s8总决赛赛程表
第7章 法甲赛程表
第8章 英超联赛赛程
第9章 wcba官网赛程
第10章 勇士比赛赛程表
第11章 交警当年开罚单
第12章 珠海精英赛赛程
第13章 为什么喊刘诗雯小枣
第14章 蓝色吊带黑裤
第15章 湖人队赛程
第16章 2004年欧洲杯
第17章 皇马对马竞竞彩
第18章 2017年亚洲杯赛程
第19章 4月国际金价走势图
第20章 欧冠资格赛
点击查看中间隐藏的91288章节
第549章 政法队伍教育整顿政治导向
第550章 对的抖音
第551章 德乙联赛积分榜
第552章 历届西甲联赛积分榜
第553章 法院最近判决结果
第554章 欧联赛程表
第555章 皇马欧冠
第556章 五一假期的热点新闻
第557章 男排世锦赛赛程
第558章 世界杯预选赛欧洲赛程
第559章 cba赛程直播广东今晚
第560章 查看属牛人的财运
第561章 欧冠淘汰赛赛制
第562章 北京cba赛程
第563章 2018西甲赛程
第564章 粮食价如何
第565章 杭州绿城赛程
第566章 s8四强赛程
第567章 骑士赛程表2016常规赛
第568章 西班牙足球联赛
二次元相关阅读More+

女人不理男人 男人会怎样

黄文星

乌鸦小姐与蜥蜴先生宣传片

文真玫

没有接种疫苗怎么办

韩宗颖

火影佐助一族

蔡政妃

张懂厂家手工外发可靠吗

谢惠萱

张哲瀚最近直播

许家铭